• 女友的妈妈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2-04

自从有了那次夜中激情,我和丹丹便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幽会,叔叔在家呆了四五天就又拿着行李踏上了征途。从叔叔走后,我和丹丹从偶尔私会变成了夜夜春宵,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就来到丹丹的房里,在她成熟的肉体上尽情的发泄我的欲望。


  这天彤彤出去聚会晚上不回来,我又来到了丹丹房间。


  「嗯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你好会搞……嗯……插得我好爽……」我压在丹丹美丽的身体上面,两只手捏着她柔软而弹性十足的奶子,屁股在她两条白嫩的大腿间拼命耸动着。


  丹丹小学里的媚肉被粗大的鸡巴摩擦的越来越酥,越来越麻,强忍着想大声把肉体上快感全部叫出来的欲望。用自己嫩嫩的小穴夹着我的大鸡巴。其实丹丹的出现,解决了我一个问题,彤彤虽然也没理,但是柔柔弱弱的,在床上也没有丹丹放得开。而跟丹丹上床,和丹丹做爱,可以用各种花样。


  我的大鸡巴不停地抽动,在丹丹达到第三次高潮的时候,我用尽全力向下一沈屁股,「啊……丹丹……小骚逼夹得我真舒服……啊……我射了……」就此不动了。


  过了一会儿,缓缓的把鸡巴抽了出来,正要把避孕套摘下来扔掉,丹丹一屁股坐了起来,温柔的摘下我鸡巴上的套套,媚眼如丝的看着我:「小旭子,刚才爽吗?想不想看一个加分表演?」被弄得有些摸不到头脑的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只见丹丹缓缓吧套套的根部放到自己的小嘴里,然后一挤套套的前端,乳白的精液便一股脑射进入了她的嘴中,然后她一擡头咕咚的把我的精液喝了下去。


  「这麽养顔的东西可不要浪费掉哦!」丹丹娇俏的说着。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了,阿姨狼狈的趴在了地上。脸上满是还未退去的红潮。


 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:「难道刚才我和丹丹的事儿她都看见了?她要是告诉彤彤我该怎麽面对?」


  阿姨一言不发,站了起来,走进了她的房间。留下了我和丹丹相对无语。我说:「你妈要是把咱俩的事儿告诉了彤彤怎麽办?」


  「谁能想到她会知道,我也不知道,你还好,大不了是分手,可我……我怎麽面对彤彤。她可是我的亲妹妹。」一向风骚妩媚的丹丹也没了主意,只能掩面而啼。


  「除非,让你妈有个把柄在我们手里,要不然……把柄,你知道你妈一些不爲人知的事儿麽?」「我哪儿知道。把柄……要不……要不……」丹丹仿佛想到了什麽,却吞吞吐吐的。


  「有什麽办法快说啊,我真的爱彤彤,不可以没有她的。」「除非……你把我妈也搞上床?」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,丹丹说出了一个让我都震惊万分的办法。


  「什……什麽?我把你妈搞上床?」


  「要不怎麽办呢?你有更好的办法?我爸经常不回来,妈又看了我们……一定会难受,后儿彤彤就回来了,这有这一次机会,成不成,就看你了?」第二天一早,彤彤就出了门,而阿姨却不像往常做好了饭等我们。丹丹端了一碗加了安眠药的汤,来到了阿姨门前,「妈,你开开门,我有话跟你说。」「有什麽好说的,你这个败坏家门的玩意儿。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!」「您开下门,求求你!」在丹丹的软磨硬泡下,阿姨满脸怒意的开开了门:「说吧?」「妈。你先喝碗汤。消消气,再怎麽说我也是您女儿。我知道是我不好,您也不能气坏了身体,人是铁饭是钢,喝点汤,我们慢慢解决。」阿姨余怒未消的喝下了丹丹的汤。


  「说吧,你说的话,我都替你脸红,那可是你的妹夫。那个王八蛋小子,亏我对她那麽好!」「我们进屋说!」丹丹关上了门,说话声爲不可闻。


  过了一会儿,丹丹疲惫的走了出来,「进去吧,我也不知道这事儿行不行,希望妈妈不会那麽刚烈把。」走进房间,阿姨呼吸平稳的躺在那里,面容安详。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,她看起来如同三十多岁的少妇,面色红润。我叹了口气,缓缓的坐在了阿姨身边解开了阿姨的衣服,丹丹也在我的旁边帮忙,不一会儿阿姨就被我俩脱成大白羊。


  比丹丹更加丰满的乳房是半球形,两团白花花的嫩肉挤出了深深地乳沟,圣人看了都忍不住,可能是生过孩子的缘故,乳头比丹丹的顔色深一点,成烟囱型状,足有一个指节高。小腹上并没有上了年纪的女人那样的小肚腩,修长双腿,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非常的均匀,真是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,阿姨的阴毛很稀疏,比彤彤的也多不了多少,看来这是家族遗传,跟年龄无关,小穴呈和彤彤丹丹一样的粉红色。


  我缓缓趴在阿姨旁边,雪白的乳房几近透明,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,我小心的伸出三根手指捏住阿姨烟囱似得奶头左右碾动,又由下向上的搓弄。


  玩儿了一会儿,双手猛的捏住阿姨的大奶子一口将她左边的暗红的小奶头含住,用力吸吮,舌头绕着奶头不停打转儿,更把舌尖儿顶住上面的小孔向下压,仿佛要插进去一般。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阿姨的身体逐渐有了感觉无意识的呻吟着。而丹丹也帮忙噙着她妈妈的另一只奶子。含弄了一会儿,我有些忍不住想看一下阿姨小穴的庐山真面目,顺便品尝一番。


  我跪在阿姨的双腿间,丹丹帮我分开了阿姨的双腿,我双手托起她的屁股,脑袋用力的往她的胯间钻,一张嘴,居然感觉到有液体进入口中,酸酸的还有种成熟女人的骚味,看来刚才的爱抚与挑逗已经让阿姨湿透了,我慢慢的亲吻着阿姨被两片小阴唇保护着的小肉芽,舌头不停地挑逗着它,围着它打转,又一口把它含进嘴里,洗洗的品尝。


  慢慢的,我感觉阿姨的爱液越来越多,仿佛止不住了的往下流,床慢慢的湿了一块,阿姨开始下意识的扭动着娇躯,仿佛在睡梦中感受到了我的爱抚。


  看到一个成熟而美丽,性感而不骚的美妇,我胯间的巨龙已经昂首挺胸,但我知道现在还不可以插入,一定要等阿姨醒来插入她,满足她,这样才可以击碎她的自尊,让她沈醉于性的漩涡,对于阿姨这种年龄的人,把她办了在拍照已经无法威胁她,能够让她保守秘密的办法只有一个,在床上征服她。


  我一边含弄着阿姨的阴蒂,一边伸出了两根手指,沾上了阿姨的淫液,缓缓的在她的阴道口抚摸,然后慢慢的插了进去。


  「扑哧!」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我感觉我的两根手指被一个温暖而潮湿的腔道缠住了,阿姨虽然昏睡不醒,但是她阴道里的媚肉却是最忠实的,不知羞耻的缠住了入侵的异物。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睡梦中的阿姨随着我手指的快速抽动动情了,发出了一声声呻吟,很快我的手上就充满了阿姨的爱液。


  「你妈的淫水好多啊,看来你这麽淫荡是家族遗传啊?」丹丹无奈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,看到她那种别样的诱惑,我忍不住调笑道……


四、征服岳母


很快我的手上就充满了阿姨的爱液,「你妈的淫水好多啊,看来你这麽淫荡是家族遗传啊?」丹丹无奈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,看到她那种别样的诱惑,我忍不住调笑道。


  说着我的手在阿姨的小嫩穴里快速的抽动,突然发现阿姨的眼睛轻轻的动了一下子。


  「原来岳母早就醒了,但不知如何面对,一个久久没有人疼爱的身体需要年轻的身体来满足,而让她像荡妇一样的去迎合,她做不到,所以一直装睡,假装一切都是在不知道中发生的。」我心里暗笑道。


  阿姨长时间得不到满足的身体十分的敏感,虽然她努力的装睡,可是醒了就是醒了,对身体上的刺激就不会没有反应,而且我怎麽能满足她装睡的愿望,我要的征服她。


  于是,我示意单单含住她母亲的乳头,而我趴在了阿姨的身上,一边用手快速抽插,一边轻轻的舔弄阿姨小巧精致的的耳垂并偷偷的观察阿姨的神情。


  只见阿姨的脸上已经升起了两朵红霞,眼皮也不是自然的合拢,而是紧闭在一起,还微皱着眉头,牙齿更是咬着下唇,摆明是在强忍着快感装睡,淡淡的喘息声也忍不住的从她的樱桃小嘴里窜了出来。


  「看你能忍道什麽时候。」我心里想到,于是我马上跪倒阿姨的双腿间,一口叼住了岳母的阴蒂,用舌头细细品尝,手指的抽动更快了。


  我越嘬越起劲儿,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。


  「妈,你怎麽了?你没事儿吧,你别吓唬我!」我正努力的伺候成熟美丽的女人的时候,丹丹的惊叫声在我耳边响起。擡头一看,阿姨已经睁开了的双眸空洞的望着天花板,两行清泪正无声的从眼眶中滑落,嘴唇上也已咬出了血。


 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,连忙抱住阿姨问道:「阿姨,你没事儿吧,你别吓我。」「你别管我,你想干什麽就干什麽吧。」岳母像是丢失了魂魄一般。


  「阿姨对不起,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,但是你太美了,我实在是忍不住……而且昨儿被你发现我和丹丹的事儿,我害怕你告诉彤彤,我是爱她的,不能没有她。」「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吗?」阿姨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光彩。


  「当然,我发誓,我只是想你还有你的家人幸福快乐,像我跟彤彤一样,我知道您也寂寞,我只是想你像丹丹和彤彤那样,享受我带给你们的快感。」这句话真实神效无比,一下子就戳到了阿姨的痛楚,她也不知从哪儿里来的力量,一个大嘴巴向我扇了过来,我没有想到阿姨的反映会那麽大,我并没有躲开,啪的清脆声在房间响起。


  「你还敢提彤彤?还说你爱她?你干了点什麽事儿,你爱她把她的亲姐姐搞上床?你爱她喂她的母亲吃安眠药,在床上试图侵犯我?你还是人吗?你来了我家我对你百般照顾,你这个没人性的禽兽。」我吐出嘴里的血迹,虽然被阿姨打了,但是我一点儿都不生气,反而挺开心的,因爲我知道,我没把阿姨逼疯。哈哈一笑,把阿姨按住,狂舔着她的脖子,右手的手指又插入了她双腿之间的小嫩穴里,「大美人儿,你终于有反应了,我现在就要你。」「不……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放……放开我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」阿姨开始挣扎扭动,可这次我是有意要控制她,征服她,用上了力气,哪儿是她一个被安眠药影响的弱女子推得动的,更何况丹丹也在旁边帮我制服她的母亲。


  我的手指搅动的越来越快,阿姨很快就感到了高潮来临前的那种焦躁和期盼感,这更让她难堪、屈辱,不禁又哭了出来。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我们不可以对不起彤彤……我也不可以背叛的我老公!」虽然在极力的反抗,但从阿姨的表现看来她却幷不是不喜欢那种被指奸的感觉,倒不是说她淫荡,只是手指每在敏感的子宫上碰一下,阿姨的身体就会一抖,眉宇间淡淡的渴望就会少一些。


  另一方面,我也能感到阿姨身子的火热,以及力量的慢慢流失,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,最后变成了悄悄迎合。


  当阿姨的小嫩穴再次被手指欺负的泪水直流后,女人的抗拒也停止了,无助的哭泣着。


  「你放过我吧……你这样对得起彤彤吗……」我骑在阿姨的腰上,开始脱衣服。


  「我现在管不了那麽多了,彤彤会原谅我的,她知道她的妈妈有多迷人,特别是在床上高潮后那种性感的样子,是男人就会忍不住的。对吧,丹丹?」丹丹看着母亲,有种不知所措的样子,呆呆的应声:「嗯,对……」阿姨忽然觉出自己的小阴唇被一条火热的东西滑了一下,惊慌的擡起头,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粗长硬挺的大鸡巴,我已经把大鸡巴放到了阿姨的小穴处,阿姨不禁哀叫了一声:「不要……不可以对不起彤彤和我的老公……」正要插入的我发现阿姨正在看自己,停止了插入的举动,拉过她的一只手,放在自己的大鸡巴上道:「你看,它都快想死你了。」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一下儿甩开我的大鸡巴,双手推着我的胸口,两脚蹬着床面,使身体向后蹭。阿姨仿佛感觉到了什麽,拼命的挣扎。


  我笑着抓住阿姨的脚踝,毫不费力的就把她拉了回来,用自己的大腿卡住她的双腿,左手紧紧的钳住她的右大腿根儿,右手捋了捋早已怒张的大鸡巴。


  「大宝贝儿,我要插进你身子里了。」说着就用大鸡巴在她的小穴口上磨擦了几下儿……我示意丹丹帮我按住阿姨的双手,丹丹犹豫了一下,想到彤彤知道我们的事儿的结果后,仿佛下了什麽决心,用双腿缠住阿姨的双手,自己的双手却缓缓攀上了母亲的双峰……阿姨双手被紧紧的缠着,她已经绝望了,阴唇被巨大鸡巴撑开的感觉从下体迅速的传到脑顶,胸部也传来阵阵的快感,一切都不能逆转了,但她也知道自己体内一直在烧灼自己的烈火终于要被扑灭了,竟然産生了一丝期盼。


  「呜呜呜……彤彤不会原谅我的……她会恨我一辈子的……呜呜呜……彤彤是妈妈……是妈妈对不起你……呜呜呜……老公知道后会跟我离婚,邻里会看不起我……」「不会的,彤彤不会知道,你的老公也不会知道,这件事儿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,而我也不担心你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彤彤了。阿姨,原谅我。」「不要……不可以的……」在阿姨绝望中混着一丝解脱的的叫声中,我硕大的龟头撑开了身下美人粉嫩的阴唇,由于前戏做的很足,淫水充足,我的龟头进去后,我又使劲一挺腰,把整只大鸡巴都插入了阿姨的嫩穴。


  阿姨的穴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麽松,反而很紧凑,丝毫不像生过两个孩子的样子,我缓缓地抽插了一会儿,阿姨如火的热情立刻就被我快速的抽插挑逗起来了,双腿不停的颤抖,两手死死的抓着床单儿,阴道中的爱液更是如泉涌般的分泌而出,成熟的女体就是与年轻姑娘不同,既不失鲜美,又多水多汁,很快就能听到啪啪的撞击声,和唧唧的水声……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忍不住了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阿姨刚开始一直忍着不叫出声来,很快便忍受不住下体传来一阵阵如潮的快感,大声的叫了出来。我每下都全部抽出来,狠狠地插进去:「噗哧、噗哧!」的声音不绝于耳,睾丸打在阴阜上,发出响亮的啪啪啪声,足见我每一下儿多麽有力。


  「啊,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我也忍不住呻吟起来,丈母娘的小穴虽然不是奇紧无比,但却是活力十足,阴茎每一次一插入,腔壁立刻就将它紧紧的拥抱住了膣肉开始不规则的蠕动,在入侵的异物上亲热的磨擦,子宫也如同小嘴儿一般的一吸一放,三种欢迎方式各有不同,但都足以让男人销魂的了。


  「呼……呼……」我喘着粗气,一旦开始抽插,极强的舒爽感就让她停不下来了,一下快过一下,一下重过一下,每次都是只留半个龟头在阴道中,然后再狠狠的整支尽没,就像要将睾丸也挤进女人的体内。


  看到阿姨只是: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呻吟,仿佛没有要反抗的意愿了,我示意丹丹放开她的双手,拉起她的右手,放入她的跨间,女人就不自觉的开始揉捏自己的小阴唇和阴蒂。而丹丹也跪在母亲身边一边揉弄她的乳头,一边的亲吻母亲的嘴。


  这一来,阿姨所得到的快感更甚,本来身体就已经像是要被我巨大的鸡巴贯穿、撕裂了一样。


  「呀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太激烈了……啊……阿旭……慢……慢…啊……慢一点儿……嗯……太……太激烈了……我……我受不住……受不住了啊我又要来了啊……」我强忍住本能的快速的肏干,放开阿姨的左腿,把她的身体侧过来。鸡巴在阿姨小嫩逼里的抽插速度慢了下来,我却尽情的抚摸着阿姨结实却不显臃肿的美腿,偶尔还亲亲阿姨的脚趾:「阿姨,你好棒啊,生过两个孩子还有这麽完美的身姿,真实世间少见。」


  阿姨的脸枕在丹丹的腿上,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分别按住自己的大阴唇,使得我的大鸡巴每次插入抽出时都会在手指上摩擦,这样她就能感觉到我大鸡巴的硬度和力量,脸上的神情很满足,刚刚我疯狂的肏干已经让她达到了高潮,浑身的力量都被抽走。


  现在只能轻声的呻吟。听了我的赞美,阿姨没有答复,但是神色却告诉我,这个马屁拍的她很爽。


  我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极限,肏干阿姨的速度又加快了,呼吸也加重了。


  「啊……阿姨……今儿是你安全期吗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「嗯……嗯……」阿姨被我狂风暴雨般的肏干操的有些发懵,但转眼就想到我爲什麽这麽问,我一定是要射精了,阿姨又开始剧烈的反抗,边挣扎边说道:「不可以……绝对不可以射进去……啊……」「没事儿,射吧,我妈上过环的……」丹丹出卖了自己的母亲。


  听到丹丹的话,我不在忍耐,屁股死死一挺,插到了阿姨阴道的最深处,感觉到阿姨阴道对我大鸡巴的抚摸,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,注入我丈母娘的子宫。


  阿姨被我的精液烫的浑身一抖,「啊……好热……我又来了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」「舒服吗?」激情过后,我全身虚脱般的躺在阿姨的身边,却故作温柔的说到,不说还好,说了阿姨仿佛反映了过来,这段荒唐的乱伦竟然发生在一直守身如玉的自己的身上,又是一巴掌向我扇来,我也不知是存心让阿姨消消气不躲,还是没想到阿姨刚刚舒爽过,就翻脸不认人。


  总之,这一巴掌我没有躲开,「啪!」的被扇了个正着,白皙的面孔上又多了一座五指山。


  仿佛没想到我没有闪躲,阿姨愣了一下,嚎嚎大哭:「作孽啊,作孽,这种事儿怎麽发生在我身上?我以后还怎麽做人,我怎麽面对彤彤。」丹丹看到自己的母亲眼角也红了,缓缓抱住阿姨,轻声说道:「妈,这麽多年爸爸总不在家,我也是女人,知道你也有需要,但是爲了我们,爲了这个家你一直忍耐着。」阿姨刚要推开丹丹这个帮凶,听到丹丹的话好像感怀身世,哭的更加厉害:


  「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被自己的女婿搞上床……」「妈,每个人都有追寻自己幸福的权利,这并不丢人,而且我和阿旭都不会说出去的,你付出了一辈子,也该享乐一下。阿旭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她不会对不起彤彤的,彤彤不在家,你帮她满足她男人的需求,你是在帮她啊,妈!」听着丹丹的话,我翻了翻白眼,这麽蹩脚的理由。


  「对啊,阿姨,我一定好好对彤彤的,今儿的事儿我不会跟别人说的,而且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特别美。」我和丹丹连哄带骗说了好久,阿姨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。


  「今儿的事儿还有昨儿我看见的,我都当没发生过,你们也不要跟别人说,忘了它,就当是一个荒唐的梦。我希望你不要对不起彤彤,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」阿姨威胁到。




  【完】

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警告︰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 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。
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  俺去也电影网,anquye,俺去了,俺来也,俺去啦来此时也顾不得许多那种无法言